• <nav id="c6aiy"></nav>
  • <nav id="c6aiy"><strong id="c6aiy"></strong></nav>
    <nav id="c6aiy"><nav id="c6aiy"></nav></nav>
    <menu id="c6aiy"><nav id="c6aiy"></nav></menu>
  • <menu id="c6aiy"><strong id="c6aiy"></strong></menu>
    <nav id="c6aiy"></nav>
  • <menu id="c6aiy"><strong id="c6aiy"></strong></menu>

    楊逢彬:閱讀《論語》,選對注本很重要

    更新時間:2021-09-12 15:00:18 所屬欄目:先生 作者:羅庭瑋

    摘要:快,關註上方「岳麓書社」,一起分享閱讀心得,共享讀書生活~岳讀論語楊逢彬楊伯峻先生的名著《論語譯註》是目前質量最高、流行最廣的《論語》譯註本,它深入淺出,既可供專家作研究之用,也可供一般讀者閱讀,因而廣受歡迎?!墩撜Z》是用先秦時期的漢語寫成的。如果不懂一點普通語言學的基本知識,不

    快,關註上方「岳麓書社」,一起分享閱讀心得,共享讀書生活~

    岳讀論語

    楊逢彬

    楊伯峻先生的名著《論語譯註》是目前質量最高、流行最廣的《論語》譯註本,它深入淺出,既可供專家作研究之用,也可供一般讀者閱讀,因而廣受歡迎。

    《論語》是用先秦時期的漢語寫成的。如果不懂一點普通語言學的基本知識,不懂一點文字音韻訓詁的常識,便試圖給《論語》作出新的解釋,無疑是不會成功的。楊伯峻先生的《論語譯註》之所以成功,乃是因為楊先生是一位杰出的語言學家和文獻學家;坊間的許多《論語》注本之所以不成功而錯誤百出,即由于注釋者缺乏普通語言學基本知識與文字音韻訓詁的常識。市面上流行的一些隨意給《論語》中某句話斷句或給某些字詞作出「新解」的注本,大多如此。還有某些注本沿襲一些由來已久的錯誤,如讀「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的「樂」為ào,為楊伯峻先生所不取,卻還有人好意地「糾錯」。

    可見,讀《論語》,選取一個好的注本,是何等重要。

    楊伯峻先生注《論語》的時候,沒有計算機,沒有相關軟體,以他老人家學問的廣博與精深,白璧微瑕、千慮一失仍在所難免;我們用楊先生倡導的語言學方法和文字音韻訓詁知識,輔以計算機檢索手段,對古今注釋《論語》的大學者看法有所歧異的地方,進行全面的調查,以得出正確的、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結論,這樣不可避免地對《論語譯註》的少數地方有所修正。例如,《衛靈公篇》的「小不忍,則亂大謀」的「忍」,歷來有忍心、忍耐兩種解釋,而楊先生選取后者。我們通過計算機全面檢索發現,從《論語》《左傳》時代直到《史記》時代,凡是不帶賓語的「不忍」,都是「不忍心」的意思;因而,「小不忍,則亂大謀」意為「小小的仁慈,有時會敗壞大事情」。

    看到這里,如果讀者朋友還有耐心,請看下文較為詳盡的解說。

    如前所述,現在市面上流行的《論語》註譯本,毫無疑問,楊伯峻先生的《論語譯註》公認是最好的。不但公眾這樣認為,學術界也同樣如此。著名的古文字學家張政烺先生就曾撰寫專文,贊譽《論語譯註》和《孟子譯註》為同類著作的典范。

    楊先生譯註《論語》為什么能做到最好呢?這得力于他的知識結構。楊先生是一位杰出的文獻學家,同時還是一位杰出的語言學家,他在語法學上的貢獻尤其突出。譯註《論語》須得力于熟悉古代文獻,這是無需多講的。那么為什么註譯好《論語》還必須借重于掌握語言學特別是語法學呢?《論語》是用兩千多年前的春秋末期接近于當時口語的漢語寫的,研究《論語》實際上就是研究當時的漢語(一般稱之為「上古漢語」);上古漢語當然也是屬于語言學研究的范疇,因此當然應該懂一點普通語言學即語言內部的最普通的規律才可言及「研究」;語言最基本的規律是,它具有社會性,它具有歷史性。我們總結這兩點基本規律,就是切忌「盲人摸象」,切忌「刻舟求劍」。還是通過例子來說明它吧。

    有人認為,如果孔子說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樣的話,豈不是推行愚民政策嗎?于是覺得應該這樣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箍墒?,語言是具有社會性的。在某一社群中生活的個人,如果想與別人交流,就不能說些讓誰也聽不懂的話。因此,無論是詞語還是句式,在某一時代的某一社群,都不可能孤立存在,而是帶有普遍性的?!该窨墒褂芍?,不可使知之」這樣的說法是帶有普遍性的,如《孟子·盡心上》就有「民可使富也」這樣的話,《左傳》莊公十六年也有「不可使共叔無后于鄭」這樣的話;相反,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類似的話在那一時代的典籍中就找不到。首先,找不到「民可」這樣的主語直接接上「可」作謂語的例證;其次,正如楊伯峻先生在《論語譯註》中指出的,當時沒有「使由之」「使知之」這樣承接上文的,通常應為「則使由之」「則使知之」。因此,讀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靠不住的。正因為語言具有社會性,決定了某詞的每一含義和每一用法一定是「無獨有偶」的。

    某學者讀「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為「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并解釋說這一句中的「女子」為「你這位先生」。將這一說法拿到先秦典籍中去驗證,找不到任何另外一例可以證明它,這就決定了這個說法一定是不可靠的。由此可知,如果我們對古書如何讀有「新穎可喜」的想法,一定要拿到那一時代的語言中去驗證,看是否具有普遍性。這一驗證就好比觀察一頭大象,一定要站在一定距離之外從各個角度看它,才能對它的輪廓有個大致的了解。如果不加以必要的驗證而「自說自話」,那就好比「盲人摸象」,其結果就可想而知了。類似的對《論語》來一通盲人摸象的還有把「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讀為「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以及「唯女(汝)子與小人為難養也」的,這里就不多說了。

    「刻舟求劍」忽略了船在河中是移動的,語言,包括其中各個要素如語法、語音以及詞匯,從古至今也是不斷變化的;忽略了這種變化,以對現代漢語的理解去理解古代漢語,就好比刻舟求劍。不同的是,在船舷上刻記號,等船移動了再去撈劍的人,大家都說是傻瓜,而以對現代漢語的理解去理解古代漢語的人卻比比皆是,其中還不乏著名人士。

    例如,「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的「信」,在《論語》時代,有誠信、守信、相信等意義,可是卻沒有「信仰」義;但卻有人解釋「民無信不立」為「最可怕的是國民對這個國家失去信仰」云云?!肚f子·秋水》中的「望洋向若而嘆」的「望洋」是連綿詞,仰視貌;許多人包括一些學者卻「望文生義」,說就是「望著海洋」;可是「洋」之有「海洋」義是北宋才開始的。

    其實古人也不大明白語言是變化的,他們經常犯「刻舟求劍」的錯誤;直到明代的陳第才說出「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這樣清醒的話,但陳第以前的人不大懂得這個道理。今天讀《詩經》,有些該押韻的地方卻不大押韻,我們明白是語音變化了的緣故;可是六朝到宋代的人卻不明白此理,他們以為古今語音是一貫不變的,當時不押韻的字,《詩經》時代也不押韻。但作詩必須押韻,于是他們幫他們的古人解決這一難題,這便是「葉(讀作xié)音」。所謂「葉音」就是六朝到宋代的人們認為,上古時的人臨時改變一個或幾個韻腳字的讀音,來使詩歌押韻。

    語言學的一個起碼的原則是,語言是具有「強制性」的,任何人都不能根據自己的意愿顛倒黑白,指鹿為馬。不信您可以把「好」讀作huài試試,早上見到熟人即打招唿道:「嗨,ni

    huài!」看會是個什么結果。因此,葉音說是荒謬的?!督浀溽屛摹分杏涊d了《詩經·關雎》中「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一句中「樂」的葉音為五教切或義效切,就是讀作ào或者yào,來和前面的「芼」(音mào)押韻。古代有些字書、韻書就把「樂」的這兩個讀音記錄下來了,說「樂」也讀作ào或者yào,意為「愛好」。楊伯峻先生當然明白葉音荒謬這個道理,雖然他在《論語譯註》附錄的《論語詞典》中注釋「樂,舊或讀五教切」,可是在諸如「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的正文中他并未出注,表示并不贊同讀為ào,那么理所當然應當讀作lè,意動用法,智者以水為樂,仁者以山為樂的意思。如果讀ào,意為愛好,那么「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該如何理解呢?

    語言學的另一個原則是「約定俗成」,那么不管某個字或詞的意義或讀音,其來源如何荒誕不經,只要它為現今大多數人所接受,就是正確的?!钢邩匪沟摹笜贰怪x為ào,顯然還沒有達到這個程度。比較好的《論語》注本,如清代劉寶楠《論語正義》,都不注「樂」應讀五教切??梢?,楊伯峻先生的不注「樂」讀為ào,正體現了他的深厚的文獻學和語言學素養。

    我們以為,將這些地方改正過來,將使得這一注本對《論語》原文的理解較舊版《論語譯註》更為貼切。

    20世紀90年代初,經過楊伯峻先生授權,筆者在《論語譯註》的基礎上編寫成岳麓書社后來出版的《十三經今注今譯》的《論語》《孟子》部分,以楊先生和筆者共同署名。后來岳麓書社將這兩部分作為「國學基本叢書」的《論語》和《孟子》出了單行本。當時勇氣可嘉,學力有限,因而這兩個單行本實在未能盡善盡美,未必對得起當時已經長眠地下的楊先生。筆者早就有意修訂,這次承岳麓書社提出加以修改重版,當然令筆者歡欣鼓舞。因為整個注本還是以《論語譯註》為基礎,當然應該一仍其舊,將楊伯峻先生列于筆者之前。這是應該鄭重說明的。

    本文為《論語(閱讀無障礙本)》導言,

    楊伯峻 楊逢彬 譯註,岳麓書社出版。

    《論語(閱讀無障礙本)》

    《論語》記載著孔子的言語行事,也記載著孔子的若干學生的言語行事?!墩撜Z(閱讀無障礙本)》用語言學方法和文字音韻訓詁知識,輔以計算機檢索手段,改正之前注本的少數地方,幫助讀者更為貼切地理解《論語》原文。

    楊伯峻,著名語言學家,湖南長沙人。1932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后歷任湖南《民主報》社社長、湖南省政治協商會議秘書處處長、中共湖南省委統戰部辦公室主任、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中國語言學會理事等。他在語言文字領域的貢獻主要體現在古漢語語法和虛詞的研究方面以及古籍的整理和譯註方面。

    楊逢彬,語言文字學研究者,湖南長沙人,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F為上海大學中文系教授,兼任武漢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員、南開大學中國文字研究中心兼職教授。他是國學大師楊樹達的嫡孫,文史名家楊伯峻的堂侄。

    相關內容

    歡迎留言:

    精品自拍第1页|精品自拍高清区免费观看|精品自在拍精选久久